先说结论:

1,欧美股市史诗级的大崩盘

2,一生唯见一次的股市资本出逃

3,一生唯见一次的股市资本涌入

4,史诗级的全球经济大萧条

5,重归荣耀

 

不单点论述吧,这些都是融为一体的。

 

疫情掩盖了太多的真相,在后世学者眼里,欧美的衰落肯定会说是因为疫情,这样说多少可以给自己解脱心理负罪感。

透过现象看本质,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,欧美提振经济的做法就只是发债,通过借债发福利,这是个无可破解的事,因为这是西方政治制度最大的弊端——无法修正错误或者说无法进步。

西方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其施政者及其所施行的政策必然是短视的,必须在短时间内能让民众切实看到摸到感受到,否则这样的政治人物就上不了位。并不是说欧美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精英,而是有远见的人在这样的政治制度里面,他上不了位。这很悲哀。

疫情过后,原本就没什么增长动力的破烂欧美经济,大概率要崩了。别抬杠说什么美国gdp世界第一,你真有种就去细看一下他gdp构成,就知道就一个大号泡沫而已。而中共中央的眼光之长远还是值得称道的,很早就开始布局内外双轨,有足够的忧患意识。所以这次大萧条么,中国毫无悬念的要冠绝天下了,这词我说了几年了。八方来朝的日子,不远了,个人估计在2035到2040年这个时间段,但是按照近些年的演进速度变化情况来看,可能更早。

历史是所有分力共同行为构成合力的结果,这如同金融市场一样,每个参与者都在创造历史。所以我的说法其实也只是一部分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原因,因为今日之果,其成因可能早在几十上百数千年前就已注定。只是如同再牛b的运算能力也无法绝对精确的进行天气预报一样,历史之中有数不尽的选择、变数及变量。所以时至今日,我们对历史和当下都只能做一个观察者而做不了先知,因为构成历史的分力实在太多,而每个分力的行为都不具有确定性。

或许是运气好,我修炼到了在一定前提下对一定阶段进行预估的能力,不绝对精确,但可以大致知道轨迹。先声明,这不等同于先知,也不是算卦,而是基于昨日和今日之态势,对明日之事进行合理预判的行为。

早些年我一直在说,2019年是美国经济增长的终点,但是很不幸,他娘的一场疫情给了美国人和精神美国人一个绝佳的借口,反而让老夫有点无语。不过也无所谓了,结论正确就行,具体什么原因,留给后世学者去吧。

从盘面来看,欧美股市这几年会进入最后的疯狂了,这一段会像火箭一样腾飞,但是很不幸,这是最后一段了,涨多高我看不出,或者说没兴趣去预估,但是一旦这段走完,那就是飞流直下了。所谓的资本出逃,也就发生在(上涨)这一段,当然这是阴谋论的说法,我本人从不考虑资本进入还是出逃,我只看盘。

从盘面来看,中国股市这几年(从2018年底开始)终于要出这个大平台了,这一段会像火箭一样腾飞。幅度应该比同期欧美还猛。但是很不幸,这一段一旦走完,就再也回不到这个平台了,喜欢抄底的国内股民怕是没机会了,哈哈。史诗级的资金涌入应该从18年开始了,我不研究成交量,同时认为这是阴谋论,所以我以前从不谈论资金进出什么的,我只看盘。

总有自以为是的人愤愤不平的批判证监会大开ipo之门。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的是,大家都觉得欧美股市是泡沫,难道他就不会崩?他崩了以后资金流向何处?这虽然是阴谋论,但是也足够显而易见了。所以这些年我一直说,大开ipo,说明要上了。

 

等这一系列事件兑现,中国自然而然的当上老大了,还有什么好悬念的?以前我会加上一个前提说中国在这个阶段不能卷入全面战争,但按照现状来看,一方面没人有这个综合国力跟我们打全面战争,另一方面即便进入也不影响历史。历史从来都不是以一个单一的时间点或者事件进行分界的,历史就是势,中国大势已成,中途的波纹影响不了什么的。

作者 听涛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